民意通旅游财经 水母网> 健康频道
毓璜顶医院鲜为人知的秘闻,大夫竟然是这样的人!

2016-11-24 11:46:40

来源:水母网  



    水母网11月24日讯近几年,因社会各地医患纠纷频繁发生,“高高在上”、“红包满满”、“没有医德”似乎是很多人给医生贴的“标签”。但医生真的是这样么?

烟台毓璜顶医院脊柱外科护理团队

    近日小编从网上看到了一篇毓璜顶医院的患者家属心声,患者家属用洋洋洒洒近4000字,描述了其舅舅在毓璜顶医院救治的经历。字里行间中带着真挚的情感,有险些失去亲人的伤痛,也有亲人得救的喜悦。值得一提的是,文章里有一位颇让人感到“吃惊”的大夫,这个大夫不仅带领团队用扎实的医术成功救治了一位生命垂危的患者,而且患者因经济原因在病情未能完全控制的情况下提前出院后,出于对患者不放弃、不抛弃的医者仁心的理念,更是主动多次去患者家中随访,指导饮食营养配比、后续治疗及康复训练等。面对患者家属塞来的红包,戏剧性地“逃跑”……。他对患者的这些付出却鲜有人知,默默无闻地在工作时间之外仍履行着一名大夫神圣的职责。在这名毓璜顶医院脊柱外科刘胜淳大夫的身上,彻底颠覆了以往人们对“大夫”的偏执错误认知。为人医者,沾满晨光,心热似火,不负生命嘱托,这也许是对以刘胜淳大夫为代表的大多数医护人员最真实的写照吧。

    冥冥秋季,似已昨日,距离去年秋天已经过去了一年的时间。去年的秋天,舅舅跨越了生死的边界,在毓璜顶医院重获了新生。枯骨生肉,脊柱外科的刘胜淳大夫及其团队硬生生从死神手中夺回了舅舅的生命。

 
刘胜淳主任医师与王杰锋大夫讨论患者病情
 
    2015年10月25日,舅舅因腰痛在诊所注射消炎药一周,后在家因疼痛难忍,随即拨叫救护车送到毓璜顶医院急诊科。当时家人一直以为舅舅只是单纯痛风发作,在小诊所治疗也是按照痛风来诊治的,但舅舅的病情两天内进展迅速、急剧恶化,很快出现高热、寒战、呼吸困难、心慌憋气、卧床不起。

    经一系列化验检查,诊断为:重症感染、休克肺、感染性休克、心功能不全、酸中毒、麻痹性肠梗阻、贫血、糖尿病等。舅舅随即被送到了ICU病房。虽经抗感染、抗真菌、鼻饲营养支持、维护肾功、纠酸纠水电失衡等综合治疗,但因舅舅重度贫血,身体抵抗细菌能力差,炎症问题始终得不到很好的控制,普通的抗生素因身体免疫问题也起不到很好的疗效,舅舅只能依靠不时地全身换血和日日使用进口抗生素维持生命,后来还出现了霉菌性败血症,磁共振检查又确诊了化脓性脊柱炎。

    家里人每日都在ICU病房外度日如年地等候,时间的沙漏沉淀这无法逃脱的过程。一次又一次签署着舅舅病危的通知单,家里人的眼泪似乎都快要流干了。可能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对ICU病患的家属而言,最折磨人的不是彻底地失去你的家人,而是你的家人一次又一次地在生死边缘徘徊折磨,你却只能在病房外无助地等待,心如刀割。

 
刘胜淳主任医师与王杰锋大夫讨论患者病情

    我们家在ICU病房外,亲眼目睹了一个个因家人离去而痛苦不已的家庭,他们绝望的哭声,让我们有种感同身受的悲凉。医学本就不是万能的,有时再高超的技术、再高端的设备也无法挽回人脆弱的生命,在冰冷的事实面前,大夫与患者其实都是可怜人。在ICU病房里,舅舅和我们家人见面的时间那样短暂,只有短短10几分钟,日子过一天就少一天,病情也总难以控制,死亡似乎离舅舅越来越近。在这样日以继夜的精神折磨下,我们家人内部爆发了是否继续留住ICU病房的争论,舅舅在ICU病房待到23天的时候,家人不顾医院ICU的劝阻,强行给舅舅办理了ICU转出手续,我们想亲自照顾舅舅,和舅舅多些相处的时间,不留遗憾。

    因舅舅病情本达不到从ICU正常转出的状况,生命时刻处于垂危状态,家人也不够冷静克制,舅舅这颗“烫手的山芋”对于任何一家医院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难题。绝望如同乌云压顶般笼罩着我们家。我们家属也了解,对于任何一个非ICU科室接收这样一个病人,压力、难度、付出及出力不讨好等林林总总可想而知。医院出于为舅舅病情的考虑,经过多次协调,最终决定由脊柱外科来接收舅舅。脊柱外科刘胜淳大夫在了解了舅舅病情后,亲自来到ICU接走了舅舅。

    刚转到脊柱外科时,舅舅病情严重,重症感染、化脓性脊柱炎、继发性血小板减少、麻痹性肠梗阻、菌血症、感染性休克等疾病始终存在,同时还有急性肾功能不全、重症感染后肌病、深静脉血栓形成、心房纤颤等并发症。不到一周时间,在脊柱外科病房中,舅舅因呼吸衰竭就进行了多次抢救。说实话,连我们自己家里的人都觉得舅舅撑不过去了,只是从情感上不舍得自己的亲人就这样离开我们,所以还在医院苦苦支撑着。但幸运的是我们遇到了刘胜淳大夫的医疗团队,刘大夫从来没有放弃过在大多数人眼里已经“不可救药”的舅舅,他在细心研究过舅舅的病情后,根据舅舅的实际情况采取了保守治疗的方式。

    因舅舅病情危重,刘胜淳大夫和王杰锋大夫每天都要无数次来舅舅病房查看,像24小时“特护”般,随时观察着舅舅病情的发展变化,及时处理。起早贪黑、加班加点、任劳任怨。一次,半夜10点多,舅舅因消化道出血,又一次陷入昏迷,急需抢救,已经下班回家的刘胜淳大夫和王杰锋大夫在冬日漆黑下雪的夜里又赶回医院,及时组织了对舅舅的抢救。

    虽然我们家在普通病房里能亲自照顾舅舅,但我们的心比起舅舅在ICU里治疗,更加忐忑不安,因为这样近距离照看切身经历了舅舅病情的凶险。多次在病房里的抢救,次次都凶险异常,脊柱科大夫们救回来的不仅是舅舅的命,更是我们家殷切的希望。

    脊柱科的崔可瑛护士,对待病患也是非常亲切,有耐心。舅舅175cm的个子,不到一个月掉了差不多60斤称,从原来的180多斤瘦到了120几斤,皮包着骨头,枯瘦如柴,整个人都异常脆弱、脱了形了,神志也经常恍惚。开始我们家人根本不知该如何照顾,生怕一使劲就伤到舅舅,崔护士在这期间一直耐心指导我们家人,还时常给我们家人加油、打气。每次来病房都对舅舅和舅妈嘘寒问暖。舅妈年初刚在毓璜顶医院做完肾切除手术,身体不好,还处于恢复期。崔护士在照顾舅舅的同时对舅妈的身体也非常关心,时常提醒舅妈要多注意休息、及时吃药。

烟台毓璜顶医院脊柱外科护士崔可瑛

    舅舅的身体在脊柱外科的医护团队治疗下慢慢好转,后来也撤掉了监护,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家境本就不富裕的舅舅家,此时在经过医院2个月的抢救治疗,已负债累累。舅舅和舅妈出于为孩子考虑,老两口瞒着家里人、瞒着刘胜淳大夫偷偷办理了出院。

    刘胜淳大夫知道后极力劝阻舅舅,但老两口铁了心出院,他们想为自己的子女省些钱。对于老人而言,子女的未来有时比他们自己的命还重要,家里就有一个儿子,大孙子还在上小学,小孙子才刚满一岁,儿媳妇在家照顾孩子,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儿子。79天的住院,已经花费了40多万,其中有30多万都是东拼西凑借来的,他们不再继续留院治疗,就能给儿子省一部分钱,少背些债务。刘大夫凭着他的为人良知、高尚的医德和对技术的自信认真仔细地对我舅舅舅妈分析了病情、治疗、可能的预后及家庭情况。总之,住院治疗有希望,出院恐怕只有一条路,不到六十岁的人放弃太可惜。加以家人的劝说舅舅舅妈终于同意继续住院治疗一段时间。最终病情基本稳定后舅舅带鼻饲管回家继续治疗康复。

    2016年的春节,舅舅如愿和我们家人一起度过,看着躺在床上虚弱、不能进食,只能靠家人用针管打食的舅舅,我们的心都有种说不出的酸楚,对后续治疗康复虽有医嘱但是我们家人仍然是一头雾水、无所适从。令人意外的是,刘胜淳大夫在年后来到舅舅的家中。原来舅舅出院后刘大夫始终放心不下舅舅。在刘大夫看来,舅舅原本病情那么复杂、严重,通过一步步地治疗,好不容易病情得到了控制,因为经济原因就这样放弃真的太可惜了。既然不能住院治疗,回家后如果得到恰当的后续治疗、调理和康复训练也能取得不错的效果。刘大夫来到家中,亲自又为舅舅做了简单的检查,询问了舅舅近几天身体状况,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在家中抗感染养护,平常要每天注意监测舅舅的血糖。刘大夫还让家人带着舅舅的血液样本去医院定期复查,以指导后续治疗。

    刘胜淳大夫的到来,是让我们全家都始料未及的。在入住脊柱外科以前,我们家和刘胜淳大夫素不相识,更没有什么交情可谈,我们只是单纯的医患关系。在我们不顾医院多次规劝,强行出院后,刘大夫能来舅舅家随访指导,让我们非常吃惊和感动。

    在送刘胜淳大夫离开的时候,哥哥将舅妈为刘大夫准备的红包偷偷塞到了刘大夫他的包里。一个毓璜顶医院的专家,每天病患那么多,忙都忙不过来,能在大过年、下雪的日子里主动来家里给舅舅看病,似乎也只有红包能表达我们对刘大夫的感谢。哥哥送走刘大夫后,上楼没一会儿,刘大夫又回来了,带着我们为他包好的红包,死活要退还给我们。“我来这就是来看看患者的,不是来要你们钱的。”质朴、简单的话却表达出刘大夫无私为病患的心。哥哥和刘大夫从楼上推拉到楼下,最后刘大夫把红包往地上一扔,开车就“突突……”跑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在大雪天,被患者红包吓得要开车逃跑的医生,给人感觉有些搞笑,但带给我们更多的是寒冬的温暖,冬天的雪似乎也不再冰冷。

    我们家按着刘胜淳医生的指导,在家里慢慢照护着舅舅。期间刘大夫时常会给舅妈、哥哥打电话询问舅舅病情。因舅舅生活不能自理,家住5楼也没有电梯,出行十分不便,刘大夫又到家中看望了舅舅多次。刘大夫根据舅舅身体的恢复情况,更改了舅舅的食谱,更加注重营养的均衡,要求舅妈不能再顺着舅舅的意愿不吃饭、只吃流食,否则会造成咀嚼肌萎缩、牙齿松动,说话都成问题;告诉哥哥要帮助舅舅多锻炼,长期卧床肌肉也会萎缩,哥哥在刘大夫的劝说下为舅舅做了个不锈钢支架床,在架子的两头绑上布绳,让舅舅拉着布绳自己练习翻身。

    从出院到现在,刘大夫已经主动来舅舅家随访了4次,舅舅的身体恢复得也很好。舅舅现在可以不插管自己吃饭了,甚至还能依靠拐杖自己走一段路,意识也非常清醒。家里的人都很感激刘大夫,舅舅和舅妈在家提及刘大夫时,会时常落泪,“多亏了刘大夫,要不然我早就就不在了。”

    2015年对于舅舅家来说是黑暗的一年,那时的绝望和无助,现在想来还时常让我们家心有余悸。但幸运的是,我们在绝望之时都遇到了转机。医学高速发展,ICU内高精尖的仪器维持着舅舅脆弱的生命;绝处逢生,毓璜顶医院脊柱外科的医护人员多次从死神手里夺回舅舅的生命;枯木逢春,刘胜淳大夫用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人格,不负生命的嘱托,对舅舅一直不抛弃、不放弃。这些幸运如阳光般驱散了笼罩在我们家的阴霾,我们家对这些幸运亦是满满感激。

    秋风吹黄了夏日的绿,带走的是黄叶,带来的是新生。秋去秋来,舅舅身体逐渐康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舅舅一直有个愿望,希望能亲自来到医院为刘胜淳大夫送上一面锦旗,表达对刘胜淳大夫及其医护团队、毓璜顶医院最真诚的感谢。现在的舅舅还无法亲自来到医院为刘大夫送上锦旗,但是我们相信,明年的秋天舅舅一定会康复起来,像健康人一样,亲手把锦旗送给刘大夫。

    舅舅的生命因刘胜淳大夫、因脊柱外科、因毓璜顶医院重获新生,大爱无言,再次感谢毓璜顶医院,再次感谢刘胜淳大夫及其团队。

责任编辑:葛梦泉

版权声明  新闻爆料热线:0535-6631311

相关报道
网友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水母论坛·热图
论坛热帖
关于水母网 | 集团介绍 | 集团邮箱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法 | 版权声明 |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新闻登载许可声明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712014001    
增值许可证:鲁B2-20050050号     广告经营许可证:鲁工商广字08-1685号     公安部备案号:3706020200012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电话:12377   举报邮箱:   侵权假冒举报:0535-1231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5-6631330   举报邮箱: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专区暴恐举报

  • 水母网官网微信

  • 水母网官网微博
烟台日报传媒集团/烟台星云信息传讯有限公司 本站官方网址www.shm.com.cn